§ 设为首页 §
§ 自我简介 §
§ 加入收藏 §


一位80岁癌症老人的感谢信   我对蒲老治瘤思想的体会   辛巴和中医  
原武汉军区副政委叶明家属来信   给蒲伯伯的一封信   还是蒲老治好了孩子的病  
我家宝宝的生病情况   我的怀孕生产情况   母亲的病  
感谢蒲氏中医的神医妙手——王浩   我所接触到的蒲氏医药——王来   赵谦仪治疗经过  
原武汉军区副政委叶明治疗体会——方里   乙型肝炎治疗体会   张昌凤服用益元胶囊感受  
王朝清治疗体会   中成药益元散真好!——马秉杰   中央电视台开发公司会计彭新秀治疗感受  
关于董军肝炎治疗过程   “益元散”效应--(刘扬)服后感   辛厚全肺心病治疗感受  
服用“益元散”的一点体会——许建民   益元散的奇效——颜德燮   倪书林乙型肝炎治疗过程  
魏长勤心脏病治疗感受   苏才志乙型病毒肝炎治疗经过   胡新结肠炎治疗体会  
中央电台编辑刘放治疗感受   中央电台离休干部才乙影治疗感受   急性出血膀胱炎治疗过程——于女士  
绵阳市广电中心倪波治疗感受  

 

一位80岁癌症老人的感谢信郑世德

    我是一个癌症患者,于 2013年8月发现患肝癌,由北医三院确诊。 9月左肝全部切除,后发现经常黑便,又经过了一次次的胃镜检查、病理检查、验血、B超、PETCT,最终于2014年春节之后的三月份,由北医三院PETCT最终确诊为又患了原发性胃癌, 并且又已转移到了另一叶肝脏和淋巴。人懵了,这时再坚强的人也会感到天塌了下来。这中间的思想负担、感情变化、家庭阴云,真让我感到前面一片漆黑。绝望之情,就不在这里赘述了,因为任何得了这种病的人都会有同感都能理解,而未患者是体会不到也理解不了的。

  怎么办?!既然不能再手术了,且我也不会同意再手术,同时我又坚决拒绝进行化疗、放疗(当然肿瘤医院给我分析了利害关系)。经过同志们的推荐和我自己的了解,我下了决心:决定看中医,进行综合治疗。当然中医能否给我有效疗效,我心中也没底,家人也没底,其实包括大夫在内,对我如此严重的病症-----绝症(两个原发种瘤,已经转移,又是晚期),其实也没底。看了几位中医,尽管大夫都有较高的知名度和经验,但都起色不大,而我本人当时也认为就这么回事儿了,活一天,算一天吧!尽管我不惧怕死亡……. 此时命运出现了转机,天无绝人之路啊!

  转机:一位来自加拿大的短期回国大夫(一位朋友的孩子)也不赞成本人做化疗,由于对业内的情况的熟悉,他没有建议我去公费的中医院,而是把我推荐到正安中医的名老中医蒲志孝大夫那里,这个时间是2014年4月25日,距确诊癌变已三个多月了。

  第一次诊断,确认了我的选择正确,让我对我的前途开始有了信心,以后逐次的诊断,都增加了我向好的力量。例如:我告诉大夫,我9月份有个校庆要参加,和老同学们再见上一面,而我自己没有信心。但大夫告诉我,根据你现在的情况治疗下去,你的希望会实现,没问题,有保证。蒲老敢这样说,是以他精湛的医术做保证的,(不要忘记肝癌胃癌转移,一般只有3至7个月的存活期)而说这话时,距离9月份还有4个月呢。我生病以来,经过了不下十几个大小专家、中西医大夫诊疗,没有一个大夫能对我说一句这么确切的话,这不仅使我自己树立了信心,同时也让我对蒲老有了发自内心的信任。

  再说一件事,某月某日,我去就医,蒲老上手一搭我的脉,也就一秒钟就停下手来,以一种惊疑的态度问我:“你昨天晚上怎么了?”我的确昨天晚上有事,并做了如实的回答。经过此事,不由我不承认蒲老的医术精湛与高明。由此,我对蒲老由信任上升到崇敬。

  现在到了8月上旬,蒲老在休假回来的第一次治疗中说我脉象不错,而且用一种不同寻常的高声对我说:“你就高高兴兴,愉愉快快地活下去吧。”(蒲老平时说话很轻)这进一步提升了我生存下去的动力,也让我看到了前面的光明。

  当我进一步了解到蒲老悬壶济世、救人于危难的某些事迹后,我肃然起敬,在道德人品和医术精湛两个方面都从崇敬得到了升华;当我读到蒲老参与抢救成功原党中央副主席李德生的事迹后,想到人生能有如此一机遇实在是难得。按信佛的人话,这是上辈子修来的。做为主要人员参与,那可是要极其苛刻的条件的,苛刻到我们一般人想不到,如医术业绩,历史品质、性格为人、上三代、亲戚朋友、社会关系…… 都是需要经过严格审查的不可或缺的条件。1972年曾参加抢救陈伯钧上将的任务,也在蒲老行医救人的业绩中,画上了浓浓的精彩的一笔。

  于是我联想到,我能在万千的医生中,遇到这样的名医给我治疗,我还能求其什么?真是万万的幸运!

  同时更联想到,正安医馆能请到蒲老坐诊,也何尝不是万千之幸事。要知道,一所大学之巍然屹立百年,最根本的原因是它有国宝级的校长和教授,而不是有什么漂亮的建筑和环境,如国内的北大、清华、南开……如果正安医馆要存在要发展,同样要多聘请像蒲老这样有真才实学、医术高明、道德高尚的真人、隐士,并为国家善待他们。

  在结束这篇文章的时候,为说明以上都是真实情况,就简介一下本人经历。本人曾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(哈军工)任教过多年,然后在国家一级军事标准研究所进行军事技术研究几十年,退休后当顾问,为国家的航空航天和国民经济建设做过贡献,曾被聘任担任国家最高奖-----科学技术进步奖和发明奖两项大奖的特邀评审委员,自己也曾获过部级科技奖…… 说这些只是为了为上述自己的言论负责,都80岁的人了,没别的意思了。

 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,水不在深有龙则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患者:郑世德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4年8月22日


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3 by www.pszy.net All Rights Reserved.

地址:四川省绵阳市临园路中段78号新华小区7幢1楼1号
  网站信箱:pszy@vip.163.com   邮编:6210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