§ 设为首页 §
§ 自我简介 §
§ 加入收藏 §


 

益元胶囊(疑难杂症)病例

    “蒲氏益元胶囊”系我国已故的当代杰出中医学家、原中国中医研究院副院长、中南海门诊部中医组组长——蒲辅周家传秘方,使用已逾百年。用于黄褐斑、美颜润肤、脱发、头发早白、缺血性心脑疾病、肝炎、胃肠炎、肾虚腰痛、性功能低下、月经不调、痛经、类风湿、习惯性感冒、疲劳综合症、骨质疏松症、癌症术后康复等。
  蒲辅周之子,誉为“中医传人”的著名中医蒲志孝,经过数十年对家传秘方的临床试验和改进,1995年定型为“蒲氏益元散”(纯中药制剂)。后更型为蒲氏益元胶囊。该制剂在北京、广州、海南、河南、云南、陕西、新疆和美国、巴西、马来西亚、沙特阿拉伯、台湾等海内外数万例临床使用。有效率达98%,治愈率达90%以上,疗效稳定,无任何毒副反应,兹录验案于后



童陆生将军初诊时摄于301医院

   童陆生将军 出生于1901年初,1919年参加了“五四”运动,以后考入云南讲武堂,在北伐战争中入党,一直从事秘密工作,他曾以国民革命军第18集团少将高级参谋身份,跟随周恩来进行国共谈判。1955年,中央军委授予童陆生一级解放勋章、少将军衔,1988年又授予一级红星勋章,将军离休前任军事科学院院务部副部长兼军事图书馆馆长(正兵团级待遇)。
   童老于2000年7月3日因老年性肺炎入住301医院,8月14日因病情恶化,院方下病危通知,家属不愿签字拖延至9月,9月19日我应邀赴301会诊,诊时童老呈浅昏迷状态,面色蜡黄,皮肉干枯,汗多,阵性咳嗽,痰多,24小时依靠呼吸机呼吸、鼻饲维持生命之余焰。
   我诊其脉象根脉尚在,断言还有生机,为之处方,20日下午4时鼻饲中药50cc,5时竟醒来,因无力发言,以手势索笔书一“谢”字。21日复诊时精神明显好转,可以环顾四周,并坐起与医护人员一一握手,两天内停用呼吸机共25小时,一周可与周围人短暂讲话,头脑清醒,脸色由蜡黄转明润,而背部仅存的枯皮亦明显充盈,服用中药一月后院方撤消病危诊断,家属惊叹中医药之神奇,敬称“医仙”有“回天之效”!



  杨书正,男,44岁,陕西西安秦苑置业集团董事长

  自幼体弱,一岁半时患百日咳、哮喘,71年患自发性气胸,77年,支气管感染咳血,诊断为结核病,经治疗后钙化,87年咳血,98年2月突然大咳血,后在西安第一医院、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住院治疗,用环丙沙星、泰能、先锋B等,并做介入肺动脉栓塞术,99年10月1日又咳血,住西京医院抗感染治疗,两年内仅住院费就花去38万元,病情并未得到控制,直到2000年9月,反复咳血、燥热、气喘、痰浓前来求治,服药半月后,燥热基本控制,咳血大减,继服后自觉气息明显好转,仅偶尔痰中夹血丝,已能正常工作,并能从事少量家务活,治疗至2001年,患者自述一年来从未因病耽误工作,精神健旺,真是让人欣喜万分。
这是2001年10月患者专程从西安来访时留影



  谢方元,男,66岁,江油东大街北段
  84年诊断为冠心病,突发休克达数分钟之久,发作最密3-4天/次,有时停跳、窒息,心绞痛,眼前漆黑,经常昏厥,在长钢医院、市人民医院多次抢救,服地奥心血康、心宝、金漆冠心胶囊,速效救心丸等,无明显疗效,常感头晕、头痛,出门乘车累、晕,睡眠每夜2小时,腹胀,两日一餐,面部布满老年斑,98年12月底服“益元散”5袋后,睡眠增加至每夜4小时,腹胀消除,由两日一餐改为一日一餐,头晕痛减轻多半,乘车时不累、不晕,继服10袋,心绞痛、休克均未发作,老年斑退三分之二。追访至2000年8月,脸色红润,诸病若失。

  全国广播电视学会原培训部主任,全国县级电视台研究会顾问,年过七旬的才乙影女士服用“蒲氏益元散”后,来信谈了切身体会:“我年已古稀,一生多病,前几年体检,又发现有糖尿病、胆结石、动脉硬化等。同时患有腰椎结核。经常疲劳乏力,精神倦怠头晕目眩、腰膝疼软等。幸遇蒲医生送医赠药,服用几袋益元散后,许多症状奇迹般消失,糖尿病基本控制。目前精神状态良好,精力充沛,虽居高龄,仍献余热。我应聘于广播电视系统,负责为全国地方电视培训编辑人才。终日奔波忙碌,乐此不疲,人们都不相信我是70开外的人,我感谢蒲大夫的高明医术。更感谢蒲大夫的神药益元散。我怀着惊奇而欢喜的心情建议,将此济世救人的良药,广布于世,以惠人民”。

  邵某某 男 28岁 北京同仁医院医师
  1992年6月,因低热8个月(T37.5℃—38℃),胸腔轻度积液,全身发红疹求治自述:在本医院作多次检查未能下结论,自觉全身乏力,时值盛夏却畏寒怕冷,3剂药后皮疹消失,低烧全退,坚持服药15剂,诸症若失。

  房某 女 18岁 北京某餐厅服务人员
  1992年5月因功能性出血,先后经北京友谊、协和等医院治疗月余仍未止血,以致脸色苍白如纸,浑身乏力,自汗,食欲极差,血色素下降到6克以下,多次休克,1992年6月求治,两剂后血止一半,能进饮食,10余剂后基本康复,为巩固疗效继服10剂,调理月余,健康状况超过病前。

  付某某 女 43岁 绵阳市公安局干部
患者右下唇自1990年秋即出现2.5cm长一处溃疡,不断皲裂出血,糜烂,自发病后经绵阳各地医院治疗无效,1994年4月前来求治,右下唇干痛,皲裂出血,五心烦热,疲劳无力,易感冒,已两月未行经,白带多,面色苍白,两剂药后唇裂渐愈,月经来潮,又服4剂后唇裂痊愈,未发生一次感冒,其他症状完全消失。

  陈思惠 女 59岁 文昌镇居民
1993年患胃癌,经成都等地治疗一年余,至1994年10月完全无食欲,腹张,头昏,心累,疲倦,无力行走前来求治,经治疗服药一月后,食欲明显增强,每餐可进食3两左右,体重增加1公斤,可以行走3公里以上。

  秦桂华 女 40
1994年10月患感冒,烧退后从头至脚仍痛不可忍,愈治疗愈难受,至11月中旬,反见头昏欲仆,腹胀纳呆,胸闷胸痛,腰痛不能久坐,白带黄带并见,量多极臭,前后阴痒,肛门内如有铁棒样难受,痛苦至极,12月来诊,10天后食纳大增,腹胀减60%,黄、白带减少,肛门坠胀减,继服半月后完全康复。

  赖某某 男 48岁 绵阳公共汽车司机
  1994年6月双足踝关节红肿疼痛,1994年11月查尿酸盐700以上,服秋水仙碱等药物治疗两月尿酸盐降至680,肿痛无明显改变,后又用针灸治疗仍无进展,1995年3月来诊,服药第一周红肿减50%,可以行走,半月后红肿疼痛减80%,4月初痊愈,尿酸盐降至462。

  黄老太 女 75岁 绵阳市退休工人
  因多年劳累,生育过多,体质极其虚弱.1994年8月乘凉时,从离地约20厘米的矮凳上坐空,导致右手尺桡骨折及骨盆破损.经用石膏固定治疗,骨折愈合,但腰痛如折,行动无力,生活难以自理,由于长期卧床,以至胃功能呆滞.大便3-5日/次,干结,甚至用手才能抠出.气候稍凉哪怕是卧床也要感冒,病人自觉痛苦不堪,了无生趣.1995年冬开始服用“益元散”,每月一袋(20g),两月后胃口大增,大便好解,精神日佳,服至1996年下半年,病人亲属惊喜的说:“我妈现在脸色比骨折前还好,更使人感到佩服的是,75岁高龄的人,掉了头发的地方又长出黑发来”,而病人则说:“岂止长头发,我双脚干瘪,空了20年的趾甲也完全长满了.没想到‘益元散’有这么好的作用”。

  饶太秀 女 59 岁 绵竹人
  1997年4月摔伤,尾椎骨粉碎,卧床一月,经绵阳、成都多家医院治疗两年余,病情有增无减,2000 年1月某市级医院诊断糖尿病,服降糖药半年,腹胀,腹剧痛,呕吐,大便完全无法解出,已不能行走,须人扶持勉强行动,汗多、全身麻木,半年来不知饮食滋味,2000 年7月来我处治疗月余,全身麻木减轻80%,二便完全通调,腹胀、痛完全消失,胃口大增,行动自如,半年后,全白的头发有多半转黑,精神健旺。

  虞丽华 女 68岁
  因多年来咳嗽、气紧、关节痛、股骨头痛尤其历害,早上手指僵硬肿胀不能曲伸,睡觉时口水自流,前来求治,服“益元散”40g后,手指肿胀、流口水等现象消失,服至100g后,股骨头疼痛消失,头发皮肤转润泽,使其家人更感惊喜的是:记忆力比五年前还强!

  曾建新 女 44岁 涪城法院
  有类风湿关节炎史近十年,近四年手指、手腕关节肿大变形。右手食指化脓,疼痛难忍,1998年4月停经,大便秘结,自感极度虚弱,饮食下降70%,脸上出现黄褐斑,1998年8月服益元散60g后,诸症好转,2月后,手指手腕关切肿胀化脓消失,疼痛消失,饮食正常,大便转正常,月经来潮,颜色鲜艳,面部褐斑退80%,脸色红润。

  罗华 男 65岁 原发性帕金森氏病
2001年9月双肩及指尖麻木,冬天手足冰冷,睡眠时震颤,需人扶持方能翻身、起床,行动障碍,脚步不稳,服药一疗程后,震颤次数减少,走路稍感有力,膝以下皮肤血管有虫行感,脚步重,继服一月,精神转佳,抽搐颤抖明显减轻,不需人扶持能起床、行动,再服一月,可以小距离跑步。

  杨某某 ,男,53岁 2005年11月28日初诊
  病史:病起于2005年春节前洗澡时水不热,后又用盐搓背、蒸桑拿。之后皮肤开始瘙痒、起红疹,抓后起风团,呈条索状、色红、大片、高出皮肤。此症发作近一年。期间多次寻求西医治疗,使用抗过敏药症状可缓解,但反复发作不能痊愈,患者认为仅治标不治本,转投中医治疗。
  现症:全身皮肤瘙痒,起红疹如绿豆大,抓后成风团,条索状,色红高出皮肤,其中尤以双上肢为甚,尿黄,舌质暗红、苔量厚腻,脉沉滑。
  辨证:风寒之邪郁闭腠里,久郁化热入营。
  中医诊断:风疹
  西医诊断:过敏性荨麻疹
  治则:外疏表邪,内清郁热。
  方药:麻桂各半合导赤散加减。
  处方:炙麻黄3g桂枝10g丹皮10g生地15g玄参15g芦茅根各15g茯苓15g苡仁15g竹茹6g赤芍15g白芍15g防风5g乌梅2枚生芪18g首乌15g太子参30g
  2005年12月19二诊
  药后风团消失,皮疹少见,瘙痒显减若失,仅于4天前气温下降时,出现少量皮疹,微痒,尿黄,大便稀。表邪已解,脾虚失健。治以健脾燥湿祛风。
  处方:白术10g苡仁15g陈皮10g茯苓10g竹茹10g霍香10g 砂仁5g神曲10g麦芽15g柴胡10g黄芩15g蝉衣4g防风5g生姜3片 大枣15g太子参30g 七付

  按:病起冬季洗冷水澡,风寒之邪由皮肤而入,后用盐搓背,蒸桑拿,虽发汗而汗出不透,风寒之邪郁闭腠理,郁久化热,入营分,故皮肤瘙痒起红疹。《伤寒论》23条曰:“太阳病得之八九日,如疟状,发热恶寒,热多寒少,其人不呕,清便欲自可,一日二三度发。……面色反有热色者,未欲解也,以其不能得小汗出,身必痒,宜麻黄桂枝各半汤。”尤在泾说:“……若面色反有热色者,邪气欲从表出,而不得小汗,则邪无从出……,身痒者,邪盛而攻走经筋则痛,邪微而游行皮肤则痒也。夫既不得汗出,则非桂枝所能解,而邪气又微,亦非麻黄所可发,故合两主变一方,变大制为小制,桂枝所以为汗液之地,麻黄所以为发散之用,且不使药过病,以伤其正也。”故用麻黄桂枝各半汤小发其汗,开腠理,使邪从外皮肤而散,是给邪以出路后治法,邪久不得汗解化热入营而营热,故用丹皮、生地、茅根、玄参清热凉血和营,是邪从内清的治法,腠理郁闭,肺气不宣,水湿不得布散,湿邪内停则用茯苓、苡仁利湿,使湿从下泄,用黄芪赤风汤加太子参益气,袪风和血,固护卫气,以防汗后风邪复侵,症状好转后,健脾燥湿祛风护卫除根。



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3 by www.pszy.net All Rights Reserved.

地址:四川省绵阳市临园路中段78号新华小区7幢1楼1号
  网站信箱:pszy@vip.163.com   邮编:621000